许世无争

——你想写什么?
——天上人间。
西皮见TAG,不逆不拆。

发泄一下,不讲出来很难受。

在无形门的群里面遇见一个喜欢讲道理的大叔。

文史专业,政协委员,有男朋友,高龄爱卖萌。

对于任何带有娱乐化的史实持排斥态度。

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看不起一切娱乐项目。

然后,非常热爱怼我。

我是想着他之前肯把自己整理的建国以来的历史资料给我我才没跟他废话的。

但是一直喋喋不休,一直说什么科普时间他本可以用来名利双收的,这就很让人恶心了。

本来无形门就是个漫画,带有娱乐的性质在里面。

你既然排斥娱乐,你为什么要待在这个群里呢?

还有,你既然不了解胖球的事,也不关心其他人,那么你凭什么拿个政协委员的名头压我呢?

一味的语言攻击可笑又可笑,我最近烦心...

感觉自己快被撕裂了。

自我的道德绑架,和四处蹦跶的野心。

太太说的对的,我的命力其实很弱的。

一有什么外界因素,就很容易降低自我认知,

低到自己什么都不是。

命悬一线实则常有。

安稳反倒是遥遥不可期。

无数人夸我有才,

我却不知现在能否拿这个换口饭吃。


5

真是哔了苟了...... 

2 1

不用电视剧,不用纸媒宣传。
此刻,这种自发的力量才是人民的名义。

这世间应有光的存在,
而我愿执此火炬,
与众人一道照亮他们的前路。
风浪再大,亦有我们相护。

道理我们都懂,但我们不会认输。

发声!!!

18

夏天来了,失眠到了,你们可能会看到我越来越多的抱怨。
因为睡不着,想的也会多。
但是白天又特别困,还要干私活。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十二点睡睡到五点多就醒。
我想买安眠药已经快十年啦,十年前还想着要去做催眠,把所有痛苦的回忆给移除掉。不过,真的只是想而已。
至今我也都还没买过一盒安眠药。
关于睡眠,我觉得目前睡得比较好的一次是上半年去做胃镜的时候,巨量麻醉下去,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后虽然还是昏沉想睡,但是到家就睡不着了。
至于生日。
十岁后,就再也没有在正确的点过过生日。甚至连麦当劳都不再给我过生日。
无论阴历阳历,我的生日总是会被人完美闪避。
也许是从小就羡慕身边别的小朋友生日那天能收到好多好多的礼物,自己的朋友无...

2 3

这个,有缘者见吧。

今天生日,想求个文手或者画手cp一起殉情(不是)。

吃剑三:李叶/策藏/羊花/盾琴/明丐/毒唐/柳叶/杨青月X杨逸飞/丁君X卡卢比/毛毛雨(搞事ing)

    假全职粉:修伞黄喻包乔其他待挖掘。

    yoi:勇维尤奥

    文豪野犬:太芥

    史同:杜李/白居易X白行简/向秀X嵇康还有些一时想不起来了,反正全球中古史爱好者,甚至还想搞圣经。

坑多无脑反逻辑热爱插刀。

情节服从于故事构架。

考据死磕...

2 2

为什么别的太太写的东西都辣么好啊,

为什么看自己就......

没长进,感觉怎么都没长进。

唉......


2

两个半月前的那个夜晚,我和阿清漫步在北京街头,忽然谈起了太宰治。
原因忘记了,只记得是我起的头。
还有我记得她说的话。
大概意思是和三岛由纪夫比,太宰治的绝望里含着很韧的生命力。而三岛由纪夫看似大无畏的死亡却含着不堪一击的脆弱。
《青之文学》里的《人间失格》让我恐惧,但原文却是带着滑稽的假面的。这种滑稽是世俗的,是可悲的,却并不是冷酷的,不是旁观的。
我看他的怪谈,只觉得这个人竟比我还要神经质。而对于他的死亡手法,我是忍不住要嗤笑的。
你看,这个人有多孤独,连死都要拉上一个垫背的。不像我,要死,也是堂堂正正的一人死去。
不过阿清对于太宰的话,也是对我最好的注解。死死死却总也死不掉,生命绝望却有韧性。
无数次看...

做私活的时候想到一个叙事模式。

A面是暗恋者视角,不断被被暗恋者的冷漠打击。

B面则是被暗恋者自述自己有多爱暗恋者而不能。

“你以为我不爱他?不,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撕心裂肺,感人至深。

可能借鉴了暗夜流光的《十年》,正文高郁视角,番外李唯森。

 @师清  莫名觉得非常适合龙獒(摸下巴),也很适合作为退圈之作(不是早就退了么)

2 1

哪有那么多天赋异禀,

最后有大成就的,谁还不是在刀锋上舔过血。


我瞎说的。

1
 
1 / 43

© 许世无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