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无争

——你想写什么?
——天上人间。
西皮见TAG,不逆不拆。

再掉粉,我的粉就要掉光啦!

想放血。

手腕静脉这边开一刀。

其实如果现在再把工作辞掉,去休息,去写作。

给自己空一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依然焦虑,依然没有安稳。

家我肯定是不会回去的,我没有任何回去的理由。而北京是个高消费城市。我每个月的能否有稿费及能否保证生活都是一个问题。

眼下这份工作也是可以凑凑活活做下去,就是为了每个月税后六千,我可能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

当然,这也能看能不能有项目进组。

我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很煎熬。

我只知道这段日子是真的下班就想跳天桥。

我手上又开始多了些莫名的小伤口,莫名其妙的流血。

另外,我老板和我游戏组的同事对我写东西的态度很奇妙,他们比我对我自己的东西还急切。不断...

9

我忽然发现,现在的我和十三岁时一样。

喝酒,渴死。

陷入无尽的恐慌之中。

酒是不能碰的,一碰,就收不住了。

5

简直跟天桥干上了,又想跳天桥。

心里想着哪怕死了,也比这样被逼着好。

《天佑鲍比》的死法。

直属上司离职也劝我离职,于是我又赌了一次,给真实故事计划投了一份简历。

希望还有好运气。

希望,我能这周改完论文。

在我没有从天桥跳下去之前。

1 1

写什么论文。

cnm。

真把自己当一本了?呵呵。

8

求问,有人吃杨逸飞X杨青月么?

求产粮。

等我毕业我就挣扎挣扎努力回坑!

12 1

 太好了,得救了。

想给《昭和2》写长repo。

感谢你没有那么孤独的死去。

1

可喜可贺可歌可泣,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真是妙手回春,

硬是把我从死线上生生气回来了。

这是贺知章背的最大的一个锅。

6

生没有活的欲望,

死没有死的地方,

谁有我活的可悲。

你说,我应该死在哪里呢?

1
 
1 / 39

© 许世无争 | Powered by LOFTER